首頁 > 資訊 > 租房指南

揭秘租房"三陷阱":虛假房源 高額雜費 截留押金

http://www.udhnqa.tw      2015/7/28 10:26:00           評論: 0

5月份是租房市場的旺季,不少房屋中介人員走上街頭,打出各式廣告招攬客戶。

然而,記者在北京等城市采訪發現,由于租房市場“僧多粥少”,有的中介人員在提供服務過程中,不僅沒有體現誠實信用的商業理念,相反設置一些陷阱誆騙客戶,亟待引起廣大消費者的關注。

發布虛假房源,引誘客戶上當

北京市朝陽區某小區路邊,一則中介廣告上的房源售價比周邊均價低了近三分之一。當記者詢問該套房時,正在旁邊“蹲守”的中介人員卻表示該房已租,不過可推薦另一套同樣“優秀”的房源。隨后記者又詢問廣告上的另一處住房,也被告知“已租出”。

網上租房也會遇到這種情況。記者隨機查詢到一套帶有照片的三居室住房,且注有“本人保證房源真實性”等字樣。當記者致電時卻被告知這房是另外一個小區的。中介表示,“房子都一樣好,我可以帶你看。”記者隨即趕往這一小區,發現照片中小區的綠樹、車位全不見了,中介報價也明顯偏高。

記者致電查詢另外五處房源,發現前兩處房不是廣告上說的房源,第三處房價提高了,第四處房被告知已租出,最后一處房主不在暫時無法看房。

一名曾經做過房屋中介的魏姓女士對記者說,其實這些手段業內人皆知,如今中介間競爭激烈,當租房者通過廣告或網絡找到中介,中介便會想方設法“粘”上你,并游說你租其他住房。

業內人士指出,在限購政策下,租房市場日益火爆,使房屋中介手中的房源成為一種籌碼,有些中介借此虛構房源,誘使租房者洽談簽約。本該為消費者提供租房咨詢、經紀等服務的中介人員,此時變成了“引君入甕”誘導者。

中介服務費外,還要支付雜費

除了虛假房源這一損招,魏女士說,在你第一步上當之后,中介就開始“拍胸脯、作保證”,進一步誘導你上當,如簽訂合同及付費之后,中介還要收取高額雜費。

2011年,在京工作的黃河經由“我愛我家”租房,被中介收取了一千多元衛生費。黃先生說,簽訂租房合同前,中介人員態度很好,再三強調“我愛我家”是一家大公司,服務不會差,而且店長承諾房租中包含每個月打掃一次衛生的服務。

然而,消費者一旦入住,“要錢的”事兒接踵而至。黃先生說,剛入住中介就來收取房間清潔費。“中介的態度轉了一百八十度,還威脅說如果不交就得‘搬家走人’,并且扣押金。”黃先生無奈之下,交了1460元的衛生費,結果中介只簡單打掃了兩次衛生。“相當于每掃一次收費730元。”黃河說。

據了解,其他租房者抱怨中介收清潔費的方式還有每人日付一元、全套房月付200元等,花樣各不相同。

中國消費者協會律師團團長邱寶昌指出,目前監管機構對房屋中介處罰力度不夠。“而中介往往通過一兩單業務就可以彌補處罰。”為此管理部門要拿出切實有效的解決方案,對長期被投訴的中介機構采取暫停業務等行政處罰,加大其違規成本。

利用格式合同,截留客戶押金

今年初,蘭州大學學生楊曉博和幾名同學來京實習。通過房屋中介“我愛我家”找到一處住房,由于實習期較短,因此打算只租三個月。在中介人員的要求下,他們交付三個月的房租及兩個月租金作為押金,此外還支付了中介費用。

然而期滿退房時,幾名學生被扣了900元押金。一名學生對記者表示,中介人員的理由是,你們走了房屋無人續租,只有降價才能租出,這部分要你們補償。否則就會按照一天120元扣押金。

記者致電該合同代理人尹小姐,對方表示,由于所簽合同是一年的,中途退房需另找承租人,由此發生租金損失,需扣留一些押金。

楊曉博說,當初簽合同,中介人員說合同都是簽一年的,沒有簽三個月的。“由于實習期緊急,我們沒時間再找,所以只好簽了一年。”

就合同期限問題,記者采訪了房屋中介主管部門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。工作人員表示,并不存在要求房屋租賃合同時間一年的情況。具體合同都是由客戶和中介協商,而市住建委的合同只是示范文本,所有約定都可以協商更改。

然而,租房者卻表示,與中介協商遠不是這么簡單。楊曉博說,中介通常都不給你協商合同的機會,只能口頭協定,否則就不租給你。


魏女士說,房屋中介就是這樣通過虛假房源、亂收費和所謂的格式合同,將租房者一步步置于“坑你沒商量”的處境。

掃描關注“住在太原”公眾微信
分享新聞到朋友圈
編輯:飛車

網友評論

0 條評論   0 人參與
作 者: 登陸 注冊       匿名評論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住在龍城網保持中立。

最新評論

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控